內蒙古自治區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管 內蒙古網絡文化協會主辦

設為首頁 收藏 登錄

當前時間

活力內蒙古官方賬號:

文化資訊 草原文化 草原歷史 草原文藝 理上網來 文藝評論 草原兒女 草原那達慕 舌尖上的內蒙古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內蒙古旅游 >> 草原文化

成吉思汗守陵人達爾扈特溯源

分類:草原文化  2020-02-11 15:55:00  來源: 成吉思汗陵網絡服務平臺   熱度:
成吉思汗守靈群體,是守護成吉思汗宮廷的鄂爾多斯部的組成部分,俗稱達爾扈特,有“擔負神圣使命者”之意。成吉思汗時期,這一群體被稱之為“守護鄂爾多的人們”,即鄂爾多斯部的前身。


        成吉思汗守靈群體,是守護成吉思汗宮廷的鄂爾多斯部的組成部分,俗稱達爾扈特,有“擔負神圣使命者”之意。成吉思汗時期,這一群體被稱之為“守護鄂爾多的人們”,即鄂爾多斯部的前身。成吉思汗去世后這一群體被大蒙古國授予免除役賦、專門守護成吉思汗祭靈白宮的特殊權利和神圣使命,使這一群體便成為“達爾扈特”,即“擔負神圣使命者”。鄂爾多斯部原為成吉思汗四大鄂爾多的守護者,而達爾扈特人的祖先主要是守護成吉思汗大鄂爾多的群體。達爾扈特人,從成吉思汗祭靈白宮建立以來,世世代代守護、祭祀和管理成吉思汗八白室、成吉思汗蘇勒德等奉祀之神。在過去那樣艱難困苦的條件下,輾轉南北,保護了成吉思汗祭靈宮帳,完整地保留了13世紀蒙古民族古老的祭祀文化和宮廷禮儀文化。


        一、達爾扈特來自成吉思汗身邊

        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國前后,正式建立和擴充了身邊的精銳部隊。即1204年,建立了身邊的精銳軍,在這基礎上于1206年建立大蒙古國后擴充了精銳軍。守護成吉思汗鄂爾多的成吉思汗身邊的這支親軍稱“萬名賀希格騰”(萬名受福者)。也有史料記載為“怯薛軍”(吉希亞,輪流值班守衛之意)。其總數為一萬人,由成吉思汗九員大將之首博斡兒出統領。“萬名賀希格騰”中宿衛(客卜帖兀勒、暗哨)一千人,分作四隊,輪流執勤,每三天輪班一次。宿衛,夜間暗守在帳殿周圍,任何人未經宿衛許可,不得靠近大汗的帳殿;弓箭手(火兒赤、箭筒士)一千人,他們和精銳軍一同分四班值白班,護衛大汗;精銳軍(陶爾古干)八千人,平日分四班護衛大汗,戰時,沖鋒在最前面。

        成吉思汗要求身邊親軍“不分晝夜保衛我的帳房,不合眼睛地護衛我的身軀”。因而,入選親軍的條件也非常嚴格。成吉思汗規定:從萬戶、千戶、百戶、十戶長官(諾彥)之子及百姓之子中挑選有才華、身體健壯、能夠勝任者。千戶長之子要帶十個朋友和兄弟一人;百戶長之子要帶五個朋友和兄弟一人;十戶長之子和百姓之子要帶三個朋友和一個兄弟。他們自備乘馬和所需物品。

        據史料記載,在成吉思汗萬名親軍中,由也客納兀仁統帥一千名宿衛,并封他為千戶長;由者勒蔑之子也順臺統帥一千名弓箭手(火兒赤),并由土格之子孛赫岱協助。弓箭手分四班執勤,其中也順臺領一班,孛赫岱領另一班,浩日呼達格領第三班,剌布剌呼領第四班。

        八千名精兵(陶爾干)由博斡兒出之子兀格楞徹爾畢,木華黎之子孛哈,魯蓋之子阿剌其臺,陶岱徹爾畢,土古剌呼徹爾畢,卓兒其臺之子察乃,阿剌其之子阿呼岱分別統管一千名精兵;并從八千名精兵中再選出一千名把托兒(英雄),由阿爾亥哈撒兒統管,平時參加守護值班,戰時派他們沖鋒陷陣。

        平時,將這些精兵分四班,每班執勤三天,參加白天的守護。其統領四個班的官員為:孛哈、阿剌其臺、陶岱徹爾畢、土古剌呼徹爾畢等四人。當年,成吉思汗下令:“我賀希格騰(精兵)的一般人士,比外官千戶諾彥還要重要,外官千戶諾彥如果與我賀希格騰發生糾紛,定要懲罰千戶諾彥”。關于達爾扈特是“萬名賀希格騰”的后裔,可用以下幾方面說明。

        一是成吉思汗身邊的這支親軍,成吉思汗去世后仍履行守護成吉思汗祭靈白室的義務。根據達爾扈特家譜,成吉思汗守靈人主要由成吉思汗大將博斡兒出、木華黎的后裔或他們的屬民組成。成吉思汗“萬名賀希格騰”是由博斡兒出統領,并且博斡兒出、木華黎等大將之子都在“萬名賀希格騰”中擔任領班,他們的子孫后代繼承了祖先的職責;二是成吉思汗守靈達爾扈特,在管理體制上一直保留了成吉思汗時期的親軍管理體制。達爾扈特中的基本組織形式是十八個賀希格。本人認為,“賀希格”,就是引用了成吉思汗時期的“萬名賀希格騰”的組織形式。達爾扈特賀希格中,仍然還保留著“浩爾其納爾賀希格”等;三是達爾扈特守護成吉思汗靈包的工作流程仍然保留了成吉思汗“萬名賀希格騰”即“怯薛軍”的值班守衛形式,值班守衛同樣分為日班、宿衛,與當年的值班守衛完全相同。這些,說明成吉思汗守靈人達爾扈特來自成吉思汗“萬名賀希格騰”。

        在鄂爾多斯,除居住在大伊金霍洛周圍的圣主達爾扈特和蘇勒德達爾扈特外還有旗屬達爾扈特。旗屬達爾扈特是守護、祭祀分布于鄂爾多斯各旗的成吉思汗眷屬靈包及圣物的達爾扈特。包括鄂托克旗拖雷伊金達爾扈特、別里古臺宮帳的達爾扈特、哈撒兒奉祀之神達爾扈特,杭錦旗的阿拉格蘇勒德達爾扈特,達拉特旗的窩闊臺伊金達爾扈特,準格爾旗的“準格爾伊金”達爾扈特,溜圓白駿達爾扈特,烏審旗的守護大蒙古國查干蘇勒德、木華黎景肯蘇勒德等諸多旗徽的達爾扈特。旗屬達爾扈特的稱呼有所不同,有的仍叫達爾扈特,有的則叫“珠瑪”或“珠木”。旗屬達爾扈特中,也有主持祭祀的亞木特德,如鄂托克旗拖雷伊金達爾扈特中就有八大亞木特德,哈布圖哈撒兒阿拉格蘇勒德的達爾扈特中有明嘎圖、芒賴、呼和慶、查爾給其、呼古爾其、圖利、吉勞慶、昂蘇等八個亞木特德。這些達爾扈特的祖先,有的仍是成吉思汗身邊的人,有的則是成吉思汗眷屬身邊的人。

        二、亞木特德產生于忽必烈時期

        元世祖忽必烈把成吉思汗祭祀欽定為大元朝廷祭祀時,委任了祭祀主持亞木特德。亞木特德,為元朝時期官員稱號,是達爾扈特中主持成吉思汗祭祀和蘇勒德祭祀的特殊人員。亞木特德,從職能上分為圣主達爾扈特亞木特德和蘇勒德達爾扈特亞木特德。兩部分達爾扈特,各有八大亞木特德。據元朝文獻《十善福經白史》中記載,元世祖忽必烈欽定成吉思汗四時大典時,以大臣的稱號命名主持祭祀的官員。當時,忽必烈封博斡兒出子弟等人為太師、太保、宰相、洪晉,從其他人員中又選派了圖利、格赫、徹爾彼、哈薩嘎、土默圖、明嘎圖、昭圖等大小亞木特德,專門從事成吉思汗祭祀。清朝時期規定亞木特德只管理守護、祭祀成吉思汗陵寢的事務,不能涉及公務。亞木特德,為達爾扈特中的特殊階層,一代代世襲。

        1824年(道光四年),有人向清廷反映,“達爾扈特很早很早以前設置的太師、太保、宰相、洪晉等名稱不符合法律法規,應更換其名稱”。其意為這些職務稱呼是朝廷大臣職位,不應用于達爾扈特的職位。當時,清朝廷采納了這一意見,要求伊克昭盟盟長更改達爾扈特祭祀主持人的職位稱呼。根據朝廷的意見,伊克昭盟盟長兼濟農曹德那木熱布杰根登,將太師、太保、宰相、洪晉名稱更改為首席(大)達瑪勒,副達瑪勒,三達瑪勒,四達瑪勒。對此,內外蒙古王公貴族不滿意,由內外蒙古十個盟的札薩克、汗、王、貝勒、貝子、公、臺吉塔布囊聯合向清廷提出要求,恢復達爾扈特亞木特德的原有的稱號。1828年(道光八年)1月28日,清朝內務部下文說:“守護成吉思汗陵寢的蒙古人已年久。太師等虛職,很早以前開始一直延用至今,這只是蒙古人的傳統,不是官銜,也沒有酬金,并不涉及公事。因此,根據要求,恢復其從事主持管理祭祀事務的太師、太保、宰相、洪晉等虛職”。并規定,“這些稱號,只用于管理守護、祭祀成吉思汗陵寢的事務,決不能涉及公務”。從此,達爾扈特亞木特德的稱號,繼續延用過去的名稱。圣主達爾扈特和蘇勒德達爾扈特各有八大亞木特德之外,達爾扈特中還有職業亞木特、亞木等職司者,他們在成吉思汗祭祀中承擔不同的職責任務。

        守護成吉思汗八白宮的圣主達爾扈特和守護成吉思汗哈日蘇勒德的達爾扈特各有八大亞木特德。據清朝咸豐五年、光緒二十九年、民國24年至33年(1935~1944年),達爾扈特的達爾古呈報給濟農的函件中提到的圣主達爾扈特主持祭祀的八大亞木特德為:太師、太保、宰相、洪晉、格赫、徹爾彼、圖利、哈薩嘎;蘇勒德達爾扈特主持祭祀的八大亞木特德為:土默圖、明嘎圖、宰相、洪晉、徹爾彼、哈薩嘎、昭圖、丞相。據20世紀80年代達爾扈特提供的資料,圣主達爾扈特八大亞木特德為:太師、太保、芒乃(芒賴)、洪晉、格赫、圖利、哈薩嘎、徹爾彼;蘇勒德達爾扈特八大亞木特德為:宰相、丞相、土默圖、明嘎圖、昭圖、圖利、徹爾彼、格赫。 

        圣主達爾扈特和哈日蘇勒德達爾扈特各八大亞木特德之外,還有在成吉思汗祭奠中從事具體工作的職業亞木特。亞木特德與亞木特有區別。亞木特德是主持祭祀者,而亞木特在祭祀中只是從事具體工作。圣主達爾扈特中包括胡日查爾給圖(演奏者)、哈如拉芒賴(回敬者)、嘎拉其(煮全羊者)、伊如勒其(祝頌者)、烏格圖勒(接迎者)、松其(盛酒者)、札薩古拉(擺放祭品者)、哈嘎拉嗄其(守門者)、呼吉扎拉格其(點香者)、查古爾其(端酒者)等十個亞木特,是在成吉思汗祭祀儀式中有權分到亞木福份的十個亞木特。蘇勒德達爾扈特中還有希古爾其(在蘇勒德威猛祭中抓捕不吉利山羊者)、浩舒其巴特爾(先鋒英雄、參與蘇勒德威猛祭者)、達爾罕巴特爾(蘇勒德祭奠中宰殺牲山羊的人)、嘎布希古爾其(在蘇勒德威猛祭中擺動羊頭的人)等亞木特。達爾扈特中具有亞木特德稱號的具體人,稱為亞木。同一稱號的亞木,有一至四個不等,俗稱達爾扈特六十個亞木。亞木,由圣主達爾扈特和蘇勒德達爾扈特的各八大亞木特德和在祭祀中承擔具體事務的人員組成。達爾扈特的亞木實際超出六十個。


        三、五百戶達爾扈特重新組成于康熙年間

        17世紀30年代,成吉思汗八白宮及諸多奉祀之神再次集中于鄂爾多斯,守護、祭祀成吉思汗祭祀圣物遇到一定壓力。為了加強成吉思汗八白宮及圣物的管理與祭祀,約1696年(康熙三十五年)由內外蒙古十個盟的王公札薩克商議,并經清政府同意,重新組成五百戶達爾扈特,仍享有不服兵役、不交納稅賦的神圣權利,專門從事守護、祭祀成吉思汗八白宮及哈日蘇勒德(黑纛)的事務。五百戶達爾扈特以原有的達爾扈特為主,并從鄂爾多斯七旗和全蒙古各札薩克派來的代表性人員組成。五百戶達爾扈特,集中居住在八白宮及哈日蘇勒德所在的伊金霍洛和蘇勒德霍洛周圍,郡王旗札薩克為他們封分了牧場。歷史上,將這部分重新組成的成吉思汗守靈人稱之為“五百戶達爾扈特”。

        關于重新組成五百戶達爾扈特一事,在文獻檔案中有很多記載。如,1825年(道光五年)冬末月十五日,伊克昭盟盟長曹德那木熱布杰根登給扎薩克旗貝子熱西斯仁臺吉的信中提到“從康熙三十五年至乾隆二十八年間的十八次男性登記”事宜。即五百戶達爾扈特組成開始,清朝廷幾乎每年要求呈報達爾扈特的男性登記。1828年(道光八年)關于恢復達爾扈特職位稱號的史料中提到“五百戶達爾扈特的事”是“一百數十年延續的事”。從中不難看出,達爾扈特五百戶產生于康熙年中期,與康熙三十五年相吻合。學者賽音吉日嘎拉經過研究,認定1696年(康熙三十五年)重新組建了五百戶達爾扈特。

        專門守護、祭祀成吉思汗奉祀之神的五百戶達爾扈特,絕大多數來自鄂爾多斯的各旗,也有一部分戶來自其他盟旗。據史料記載,“五百戶民眾,是從十個盟的所屬旗里派出的守護祭祀奉祀之神的人員”。關于祭祀費用,當時決定,達爾扈特帶上伊克昭盟官署的證件和成吉思汗神像,到外四個盟、內六個盟所屬有札薩克(成吉思汗后裔)的各旗,各札薩克要提供來回走的乘騎和證件,并為祭祀募捐。

        關于五百戶達爾扈特,從各地抽調而來之事,也有很多記載。1825年(道光五年)10月24日,伊克昭盟盟長曹德那木熱布杰根登給扎薩克旗貝子熱西斯仁臺吉的信中說:“清廷下旨,從鄂爾多斯七旗中抽調的五百戶達爾扈特中,每個旗究竟有幾戶,每戶有幾口人,將此事由盟長協同七旗札薩克,詳細翻底,弄清原始情況,并建立男性登記冊子后稟報朝廷。”1839年(道光十九年)錫林郭勒盟盟長、蘇尼特左翼郡王策旺札布給貝子東道布斯仁的書信中稱:“從我們錫林郭勒盟蘇尼特旗,為祭祀成吉思汗奉祀之神而去定居的蘇尼特的吉魯根巴圖兒的后代尤木道爾吉等人回來報稱,他們本離開吉魯根巴圖兒后裔居住的地方,去誠心為成吉思汗蘇勒德祭奠出力。由伊克昭盟盟長及札薩克濟農官署頒發了永久免除差役的達爾扈特的證件,并一直享有這一待遇。但后來,由鄂爾多斯札薩克王,將這些戶歸屬臺吉管轄。現在,由札薩克協理貢其格、貢沖等人不管其神圣的證書,隨意將(蘇尼特)二十八戶隸屬于章京熱布杰、巴亦吉呼、瑪希吉日嘎拉等人所轄蘇木里的臺吉達格蘇如拉、熱希尼瑪、勃格日、吉格米德及其他王公之下,幾乎中斷了祭祀成吉思汗蘇勒德的神圣職業。因而,要求將他們與為成吉思汗奉祀之神盡力的達爾扈特一起履行其祭祀職責。”

        1839年(道光十九年),伊克昭盟盟長貝子東日布斯仁書信中還反映“內外各盟的諸多王公臺吉之祖宗成吉思汗奉祀之神的守護祭祀者五百戶達爾扈特,從十個盟所屬的旗里派出來以后,一直不讓擔負其他差役,誠心守護祭祀成吉思汗奉祀之神”。對此,哈拉哈的徹辰罕等盟旗諸多蒙古王公,要求查清五百戶達爾扈特的來源,并享受其待遇;1917年(民國6年),阿拉善親王拉旺熱布丹給伊克昭盟盟長的書信中稱:“為專門祭祀成吉思汗陵寢和蘇勒德神物,早在清朝時期封五百戶為達爾扈特,并以法確定。”

        17世紀末,以鄂爾多斯部為主,來自全蒙古地區十個盟的五百戶達爾扈特中,有記載的包括錫林郭勒盟蘇尼特的吉魯根巴圖兒的后代二十八戶。根據史料記載,我們可以認定,重新組成的五百戶達爾扈特,形成于清朝康熙年間,是原有達爾扈特的基礎上,以鄂爾多斯各旗為主、從內外蒙古各札薩克派來的部分人員組成。 

 




民族溯源

分享到:

熱文排行

养殖做什么最赚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