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自治區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管 內蒙古網絡文化協會主辦

設為首頁 收藏 登錄

當前時間

活力內蒙古官方賬號:

內蒙古好人 公益活動 勵志故事 正能量加油站 好人好事爆料臺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草原正能量 >> 正能量加油站

“抗非”老兵的“抗疫”之戰

分類:正能量加油站  2020-02-24 09:56:30  來源: 內蒙古日報   熱度:
一直在忙碌,幾乎忘記了時間在流逝。下班回到駐地,吃過飯,夏凌望著窗外欲雨的天氣,這才發覺,到湖北荊門市已經20多天了。

夏凌在熟悉血透機操作步驟。


        一直在忙碌,幾乎忘記了時間在流逝。下班回到駐地,吃過飯,夏凌望著窗外欲雨的天氣,這才發覺,到湖北荊門市已經20多天了。

        夏凌是內蒙古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消毒供應中心護士長。1月28日,她隨第一批馳援武漢醫療隊來到荊門市,從事護理工作。醫療隊的李莉評價她說,那是一個勤奮敬業、有責任有擔當的知心大姐。

        2003年,“非典”如同黑云壓境,作為黨員先鋒隊的一員,夏凌義無反顧地投身到“抗非”的隊伍中。她回憶說:“那是死亡和恐懼遮天蔽日的時光。”

        好在中國度過了那場災難,夏凌也扛了過來。從那以后,她變得更加堅強,也積累了抗擊疫情的豐富經驗。“抗非”也成了她職業生涯的一枚印記,久久銘刻于心。

        她不愿意再重復那個過程。這個愿望,17年后的今天被打碎了。新冠肺炎疫情突發,她再一次沖上了戰場。在作出赴荊門市“抗疫”決定的時候,她沒有任何猶豫,因為她知道,“職責所在,責無旁貸!”

        雖然也有擔心,卻沒有恐懼。經歷過“非典”的白衣戰士,在這一刻,再次燃起戰爭的斗志。她說:“我總是感覺心里有數,因為我有經驗,只是要辛苦些。”

        哪里會有不辛苦的戰爭,哪里會有不辛苦的醫護工作者。但是,這一次畢竟是異地作戰,并且新冠肺炎病毒究竟如何,還是未知數。

        一路輾轉,一行人抵達湖北荊門,稍作休整,便迅速投入到工作中。醫護人員說起夏凌,都會羨慕地說,這是對抗過“非典”的老兵。這里面有尊敬,更有信任。而她喜歡這個稱呼,她覺得,這個稱呼里有一種堅定的信念在其中——即便是再殘酷的戰爭,“老兵”總是有取得勝利的辦法。

        剛開始,輪崗下班以后,她打開手機,收到最多的信息都是“那里怎么樣?”她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是淡淡地告訴關心自己的人,一切安好。她知道,這種淡淡的語氣,會讓大家更加安心。

        安撫了親朋好友的擔心,還要安撫新冠肺炎患者的恐懼。

        在她接觸的第一批患者里,有一位男病人引起了她的關注。那位男患者每天坐在病床邊,眼神空洞地望向窗外,就是那樣呆呆的,木木的,仿佛只剩下一具軀殼。

        她便刻意地接近他,時常在他眼前擺擺手,做一個ok的手勢。而他只是抬起眼,怯怯地望著她,沒有任何表情。可能是病房里忙碌緊張的氣氛影響到了他,也可能是“疫情”這兩個字,讓他看不到希望。甚至,他會感受到自己的病情日益加重,瀕臨絕望的心理讓他一蹶不振。

        夏凌心里有些著急,這種狀況對于治療和康復都會產生負面影響。她和同事們在日常護理時,對他更加細心。悉心護理之后,她都會做出“加油”的手勢,或者豎起大拇指,告訴他,不要放棄,狀況已經越來越好!

        患者的心態逐漸平和,身體狀況一天天好了起來,眼神日漸明亮清朗,與醫護人員的互動也多了起來。夏凌調離這個病房時,笑著和他告別,他沒說什么,但是眼里卻泛起了淚花。

        之后的一周,夏凌來到了新的病房。一到病房,一個小伙子立即戳中了她的心尖。小伙子19歲,和她的兒子同齡。他是過年聚會時,被親戚傳染了,已經入院一段時間。

        或許是青春期的叛逆,又或許是受到病毒的打擊,自從進了隔離病房,他就不吃不喝不說話。作為護士,夏凌知道,營養攝入不足,免疫力和身體各方面機能都有所下降。家人心急如焚,醫護隊員也跟著上火。

        夏凌在想,如果他是自己的兒子,他會需要什么?在家里,夏凌和孩子不像母子,更像好友。于是她也以這樣的心態和他交流,給他講自己的兒子,給他講內蒙古大草原,還把工會帶給她們的牛肉干和奶食品分享給他。

        有一天,夏凌拿著一部手機來到小伙子的病床前,說:“你的電話。”小伙子一愣,接了起來,眼神立即變得歡快起來,激動地說個不停。原來,是夏凌向他的父母要到了他幾個好朋友的電話,來了個突然隔空連線,給他個小驚喜。從此,他變得逐漸樂觀起來,開始規律飲食,表情也變得陽光輕松。

        和夏凌一組有個小護士,是荊門人,雖然個子小小的,可是每天像有使不完的勁兒。她總說:“夏護士長您太辛苦了,2床的水您不是剛給倒了嗎?5床的液體您不是剛換上嗎?6床……別忙了,放著讓我來吧!”

        接著她會強迫夏凌停下腳步歇一歇,一溜煙地把相鄰的幾個病房里的事情都做了。休息的時候,她對印象里處在“偏遠地區”的內蒙古,問了夏凌一連串的問題。聽她描述了無垠的大草原后,她的眼神里充滿了向往,“夏老師,等疫情結束了,我一定要去你們內蒙古看看!”

        夏凌說:“來吧,丫頭,躺在流云的天空下,敞開了呼吸新鮮的空氣,好好解一解這忙碌的困乏與壓力!”

        回想著這20幾天發生的事情,夏凌輕輕地笑了,仿佛所有的辛苦、勞累、憂心,都在小丫頭渴望草原的表情里融化了。就連房間里也沒有那么冷了。于是,望著窗外的風景,她想起外交部發言人在推特上的一段話:No winter lasts forever,every spring is sure to follow(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記者 劉春)

 


醫護一線

分享到:

熱文排行

养殖做什么最赚钱呢